笙歌自若

单灵道【二】

玄子阿墨_Mo:

ooc找我 感觉宋道长不能说话写的好累…羡羡和蓝二哥哥会怎么开始帮宋道长进行救星星历险记呢~

2
蓝忘机和魏无羡一路带着宋岚去了藏书阁。再次回到这里,这个熟悉的场景让蓝忘机有点尴尬的咳了一声,饶是不要脸于魏无羡脸皮也微微红了一层。可是接下来宋岚传给他们的话,让突然心不在焉的两人都郑重严肃了起来。

宋岚缓缓地将早就写于信纸上的要想告知的话和那册《铸魂术》拿了出来递给他们,魏无羡接了书随意的翻了翻几页,脸色却逐渐变得奇怪。蓝忘机读完信后默不作声传给了他,魏无羡看了几眼却少不得感到心惊肉跳。这书……原来……早在他之前,就有人修过鬼道,而且还那么厉害?可是这世间为何一点风声都未曾传出过?
宋岚给他们的信纸上这样写着:
吾于半个月前得一册书,其著书者已不可查,藏此书之地为一迷阵,书移阵毁,该地已尽数陷落在广袤山地之中,吾只可取书而遁走。此书名为《铸魂术》,方拿之时,吾道是修鬼道者雕虫小技,而究其书中内容吾以为晦涩难解未有可得。唯见后册【炼灵篇】稍能浅显易懂,但且观与举世流传之法皆是不同,吾甚疑之。
此下乃【炼灵篇】,吾摘其最主要部分誊写下来。

生魂出,欲有求者,寻其心魂,于极寒极冰处造聚灵洞同躯体一起放置召回。得其重聚。
生魂者,视为将死未死重伤者。死期于7日之内者。

死魂归,欲有求者,寻其该人此生情感最动荡之地,使驭鬼术以自身心血一半以及九成功力可换回7日相见。
死魂者,视为离世7日之人或久远者,离世时间愈长精力耗费愈大。

残魂炼,此乃炼灵最凶煞之法,欲有求者,
其一,需备天地灵气之精华灵药,此物极难寻出,非得真心人永不现世。
其二,炼魂,以自身体魄贯空而出炼为单灵体后方可割裂元神与魂身同残魂重铸相融。
其三,重铸过程凶险万分,稍有不慎则两者灰飞烟灭。重铸残魂者,必为此人生前至亲至爱之人,若非,则功力大减或重铸失败。
其四,重铸后,单灵体与炼灵者置于灵药处安养约一月。一月满,最终结果乃看造化,心至诚则灵。
残魂者,身陨心死之人,受外力而魂魄重创者。

吾神差鬼使下修习炼灵,然发现实对魂体有助,吾等凶煞之尸可用其篇中心法与躯体剥离,魂体可进冥空之境进行修炼,再入躯干之中竟可提升魂体与身躯契合,其必可辅魂魄安养。盖如此,应有助于星尘。

三日前,吾正修炼此心法于虚空之中,忽觉身边有魂魄异动,感知竟是锁灵囊中星尘残魂动荡不堪。吾恐魂碎,此番前来是万分恳求二位仙友助我炼魂星尘,还他重生。无论用尽何种办法。子琛莫不胜受恩感激。

半晌,魏蓝两人看过后相视许久无言。

他们仿佛看到了已经被逼上绝路的宋岚的背水一战。原本是一身傲骨的宋岚如今也终是沉不住气想要拼尽全力相救于昔日好友的魂魄,便寻上云深不知处来相求。

过了一阵子,魏无羡才艰难地咳了咳,脸色难看的开了口:“宋道长……这从未见过的书册上的心法你可确实信了?那江湖上并无此等炼灵传闻,若是著书者随意写出唬人的,你这不是……我想,救助晓星尘道长,实在不可强求。”魏无羡心里其实也是没底的,如果按照这本《铸魂术》上的说法,那他炼化出来的号称最强凶尸与常人无异的【鬼将军】温宁岂不真就是个半吊子。这感觉好像挺不能接受,毕竟他被叫【夷陵老祖】那么多年还真闻所未闻这劳什子炼灵又铸魂术。

不过看宋岚那个样子,只怕是就差屈膝求自己帮忙了,想他当年若不是因围剿乱葬岗自噬身死,以他的性子根本不会出现早先的义城那样的事。想到这儿,魏无羡真是脑瓜子都要痛死了,他本来也算是不该在属于这现世的人,谁知冥冥之中必有定数,莫玄羽献舍让他重生。再者又让他遇到这种类似的事,晓星尘又是与母亲同出抱山散人门下,他按辈分该叫师叔的人。

看着魏无羡好像纠结万分的脸,蓝忘机走过去轻轻碰了碰他的手,在他手心里捏了一下,便朝宋岚道:“宋前辈,我们能帮的,必会倾尽全力。”魏无羡想到蓝湛当初受戒鞭与禁闭之事,再出姑苏蓝氏后听到那明月清风 傲雪凌霜的两位道长的遭遇,想必也是感到痛心,由此来,魏无羡便释然了,管他什么炼灵铸魂的,老子是夷陵老祖,怕个屁。

听到最重承诺的含光君这样说,宋岚那双漆黑的眼睛好像突然清澈了起来,世人生前给他与星尘冠以 【傲雪凌霜】 【明月清风】 的雅号,他与星尘从未在意,可现在才发现,如果明月清风的温润不在,他身上心里的坚冰,根本一点都不会消融。

云深不知处的藏书阁可是四大仙门世家藏书最多,种类最丰富的。就算当时蓝家被烧,蓝曦臣也是携带了大量书籍转移,所以古书典籍一类的,应该保留了不少。那三人开始分工找起书来,按《铸魂术》里说的要想做到成功炼灵的首要前提就是得需找到聚集了天地精华的灵药,可这世间天大地大,若是像个没头苍蝇的乱转,怕是大家都作古了还没寻得出。

魏无羡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蓝忘机去禁书室取出的各类杂书中的那本东瀛秘曲集《乱魄抄》上,除了上次粗略翻过对比了金光瑶撕走的前后页曲子,其他的的确没仔细看过。方才宋岚给他的这本《铸魂术》的前篇,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符号,乍一看还以为是鬼画符,结果另有玄机,如果仔细找出这些符号中的排序,大致还是能看出这前篇的几页应该都是曲谱,至于是不是同一首,恐怕得靠他家含光君了,毕竟他不是专业懂音律的嘛。而他来找这本《乱魄抄》也是有原因的,既然是异谱志,这当然就不是他们这边人的东西,无论词调或者曲风,如果这么多年江湖上一直没有这方面的传闻,要么是哪位前辈意外身陨,空有一身绝世本领传授不出去,要么根本就不是大陆上这边的东西,倒是很有可能与海外的有关。

正这样想着,魏无羡伸出手去翻开了《乱魄抄》,仔仔细细努力辨认着两本书上的曲子有没有可能的相似性,宋岚那边似乎找到了什么,正直直地向他走过来。

单灵道【一】

玄子阿墨_Mo:

原著 墨香铜臭 ooc归我 一直想写双道长的同人 最后不是he简直虐死小心肝 初次发文多包涵

【设定是历经艰险的宋岚找到两朵肉灵芝为自己重塑肉身,加上养魂成功把小星星的魂魄从小养回身体的过程。但由于晓星尘魂魄实在残缺不全于是宋岚割裂元神把他们俩的魂魄炼化在一起相融,至此谁也离不开谁。】【晓星尘生前是想把所有的一切的都给他 那么现在我便用我的一切换你回来】

可能宋子琛只能这样做 才能盖住心里的唯一一个欲望。

1
锁灵囊的两个魂魄愈来愈轻,仿佛飞散的羽毛,不知何时就会消失,宋岚背着两把剑,终是以随时可能被正道人物追杀的凶煞之身,叩响了云深不知处的大门。

而那含光君蓝忘机和夷陵老祖魏无羡正在应出关后的蓝家家主之邀回姑苏一趟。

“快走啦走…啊……?宋前辈?是你!”欲往外出夜猎的蓝思追等人堪堪地刚跨出院子就碰上了一脸含霜面无表情的宋岚。
“嘶……啊……啊”被割了舌的宋岚心知自己铁定说不出话,却仍然努力用拂尘比划着希望让这群蓝家小辈明白自己所来的用意。 
“啊宋前辈,你这是要去找家主?”蓝景仪看着他奇奇怪怪的手势乱舞着有点头晕,蓝思追却道“宋前辈?你是想去找含光君他们?”他一向聪慧,见宋岚拿着拂尘的手一直往蓝家主厅所在地指着,却又是摆手又着急,想必与自家家主并没多大关系,再说泽芜君除非要事,一般都在云深不知处里坐镇,宋前辈如想来,何必突然在这个时候,看来他真正要见的,是现在呆在蓝家的两位——魏无羡和蓝忘机。

宋岚孤傲的脸上微微有些动容,他僵硬着点点头,轻放下了挥舞着的手,那本是漆黑无神的眼睛里像是带了光。

蓝思追道“宋前辈且跟我来,我去请含光君和魏前辈。”见宋岚跟了上来,蓝思追又道“景仪,今天怕是不好去夜猎,你带他们先回去。”说罢,便带宋岚一路去了静室。
“含光君?魏前辈?你们在吗?小辈蓝思追有事请见。”虽然是和魏前辈好像是挺熟没错,和鬼将军温宁也处的很好……但是有含光君啊!至今看到含光君冷冰冰的脸还是免不了一阵小怕,想来还是魏前辈能受得了,唉……蓝思追摇摇头,静静等待里中人的回复。

宋岚见实在心急也没用,脑子里实在又混乱得紧,于是耿直地干脆盘腿坐了下来开始炼灵。
事到如今他也不怕被谁见到这古怪的修炼方式了。

炼灵这个修炼法子说它歪门邪道不是,正派心法也不是,可它就是透着一股邪劲儿,从古到今没一个人真正成功的【炼灵】了,说到底,那鬼将军和自己这等所谓高级凶尸,也算个半次品。
他自己在行途中无意间进到一个迷阵,里面的阵眼居然是具腐朽得不能再腐朽的披着破烂黑衣的骨架,让他好生奇怪,最后发现的竟然是尸骨身下的一本奇书,名为《铸魂术》,而翻开后整册书上除了乱七八糟的略像音律的符号外,他能看懂的,只有后篇炼灵的心法修炼了。
身为已死之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本就是被天道不可容忍的事,可他心里一直有个就算他现在死去也无法脱解的执念,所以怎么也不愿放弃,更别说抓住了这一丝希望。

“哟,小思追,呆在我家含光君门前干啥呢,想求罚?啧啧啧”魏无羡的调侃嗓音从身后传来,蓝思追直起身,转过去道“魏前辈,宋前辈他……”蓝思追话还没完,见魏无羡比起食指“嘘——别吵,我可是算来了,但宋道长就算要找我他自己现在也没办法啊?”魏无羡用手指着靠坐在旁边柱子打坐的却显然进入一种忘我境界的宋岚“喏……你看吧,小思追,我们还是进房去等,蓝湛被那个你们蓝家的老…蓝启仁老前辈叫走训话,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魏无羡耸耸肩,直接进屋去了。
这可苦了蓝思追,进屋也不是不进也不是,首先含光君的屋子没有他允许不让任何人靠近,其次他作为带着宋前辈来找人的总又不可能把别人丢在外面自己进去,再来这等也不知道会等多久……最终,还是一身君子之风的谨遵蓝家家训的小思追无奈地笑了笑,坐到宋道长身边,也开始“随地”调息起来。

于是等到含光君蓝忘机回来,便在他房门口发现了这样一幅奇景。
那位【傲雪凌霜】的宋道长和【蓝家最有潜力的后生】蓝思追,大晚上的一人守了一根静室外的柱子,在……原地调息?

这情况让含光君看到也是一头雾水。“哎呀~蓝二哥哥,你可算回来啦,人家都等你好几个时辰啦~你看门外那两个,可不,也一直等着你嘛~。”魏无羡听到脚步声后欢快地从房中跑出来蹦跶着像兔子一样跳到蓝忘机怀里,蓝忘机接住他,缓缓放下,问道:“魏婴,这是怎么回事?”“啧啧,一言难尽啊,其实我也不清楚,不过宋道长大老远的来蓝家找我们,看来情况有点严重咯?总该是关于魂体啊什么的。”魏无羡瞅了一眼仍在打坐的宋岚道“谁知道今晚宋道长他到底会不会醒……”蓝忘机皱皱眉,走过去唤醒蓝思追,让他回房休息。“啊……啊?含光君?啊对我怎么会睡着…我不是在打坐修炼吗,这个时间,竟然早就亥时过了!那那那含光君我就不打扰了,我先走了,魏前辈,宋前辈就交给你们了,对了,就是看他白天的样子是真的很急!”说着,蓝思追就麻利的从地上站起来向蓝忘机和魏无羡施了个礼,小跑离开静室。

宋岚在接触炼灵后中感到锁灵囊中晓星尘魂体的不稳定,不知道这是否与这个古怪的修炼方法有关,晓星尘本来现在的状态就是几缕碎魂,如若不稳定,很可能直接散掉,更何况锁灵囊只是勉强的装住了他绝望的魂魄而已。

宋岚见烦躁的自己在炼灵状态根本无法保持精心,反而会因炼灵而不停地担心晓星尘现在的情况,于是打算回到现实,想来这耽误的时间他要找的人应该早已知道消息了。

宋岚睁开眼睛,发现蓝忘机和魏无羡正一脸淡漠+玩味的看着他,“宋道长,你在这儿坐了一宿,你累不累?”魏无羡打了个哈欠道,“我可是怕你出什么事苦苦等了你一晚上。唉我的腰啊~”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仿佛在说,这个人怎么还这么不要脸,再对宋岚道“宋道长,你且跟我们来。”

东皇太一和性转乔哥……emmm…亲友的,她最近在自割腿肉。太太们可怜可怜她多产产粮吧。(∗ᵒ̶̶̷̀ω˂̶́∗)੭₎₎̊₊♡

凹凸世界(情话系列,乙女向,全员系列)

(各种角色x你   学院风格   ooc归我,糖给你)
场景为冬季,某日,雪天,外面下着小雪。

积雪深厚,但是你还是不得不上学。

想到这个就很气,但是想到在学校可以见到自己的男神,精神难免有所好转。

金#

热情活动系的男孩子,活泼好动,性格开朗。人缘好到爆表。

金发,蓝色的瞳,戴着金黄色的围巾,像是冬日里的阳光,温暖着你。

回家路上,他看着你在雪天被冻到的样子,将围巾解下,围了你脖子一圈,又围了自己的脖子一圈,握住你的手,金色的瞳中满是笑意。

“接下来的路,希望我们能一直在一起。”

格瑞#

沉默寡言,武力值和学习能力超凡。

但是除了对你,对其他人都是冷漠。

银白色的发,用发带随意的扎着,扫了你一眼,紫色的瞳中闪过几分了然。

显然看出你无心学习,放学后,他默不作声的走到你面前,将你拥在怀里。

在你耳边呼了口气,温热的气息蔓延。

“这样,有没有感觉暖和一点?”

嘉德罗斯#
和你一起上学,他走的比较快。

所以在坡顶等着你,见你因为没注意到积雪,“吧唧-”一声摔倒在雪地里的场景。

嘴角好笑的上扬了几分:“走路都不注意看,真是……”

朝你走了过来,将你从雪地抱起,宠溺的说出后面的话:“傻~”

安迷修#

因为单词没过关被留到晚上十一点才放学,你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上去已经没有人会和自己同路了。

又是自己一个人……走到校门口,却见到安迷修站在路灯下,撑着一把黑色的伞,遮挡着风雪。

见到你出来,走到你身前,给你抚去发上的细雪,在你手背上轻轻一吻。

“我的骑士道,可不允许美丽的小姐独身一人走在昏暗的路上。”

雷狮#

你看中了一款情侣用的耳套,站在玻璃柜前纠结,很想买,可是自己身上钱没带够怎么办?

看着你一脸纠结的小表情,轻笑一声,却见他抛下你走近店内,跟店员比划了下。

随后,拿着那款你看中的耳套出来,给你戴上。

“想要就直说,我雷狮的夫人,可不能让人看了笑话。”

鬼狐天冲#

你和他走在街上,听着其他人对他外貌的赞美之词,心里有种莫名的炫耀感。

哼╯^╰,看到没有,这么帅的人,我的。

鬼狐天冲本来想在家里陪你看电视,顺带整理一下鬼天盟帮会的建设,却是强行被拉了出来,只得有点无奈的笑着,陪你上街。

几个长的好看的女孩子围了过了,想要勾搭他。

你有点不爽的别过头去不看他。

不想他走到你面前,捧住你的脸,在你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别生气了,我们回家。”

紫堂幻#

“小糖糖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人啊?”你带着几分玩笑的语气开口。

看着眼前腼腆的男孩,总是有种莫名的恶趣味,想看他害羞的样子。

“有……”他开口, 掩饰般的推了推瞎话的眼镜,脸上有点微红。

“那,小糖糖打算怎么表白呢?”看他这个样子,你继续不依不饶地追问,心中却是感觉有点好奇,什么样的人,会让紫堂幻有点自卑的人承认对她的喜欢呢。

他看着你,眼中一片真诚,脸上爆红。

“万物不如你。”

以身相许(耽美,影烨,《天章奇谭》同人)小破车

影x烨cp向同人(甜向,新人求轻喷qwq)
                                    -By笙歌自若
那是一天夜晚。雷雨交加,电闪雷鸣,除了城市中人们家里的点点灯光便也没了什么光亮,街上没有车辆,毕竟天气这么恶劣,出行的人少之又少。
在某个小巷中,形似白色球球的一团小小的生物趴在地上。鲜红的血染得地面微微泛红,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散发开来。灵烨费力地睁着眼,他知道自己这次受的是重伤,如果自己挺不过今天,恐怕就会死。只是,有点舍不得他…明明只是自己遇到的一个人类,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能带给自己安全感和依赖性。和对小尘的感觉完全不同呢…小尘是自己第一个见到的人类…自己对她的…可能真的是他说的雏鸟情节吧…那…自己对他…又是什么情感呢…
“找到你了~”带着几分戏谑,一个声音透过雨声,落到了灵烨耳边。一修长的手,将他从地上抱起,搂在胸前。灵烨看着眼前模糊不清的人:“是你啊。”开口,却是类似撒娇的呜咽:“呜~”
“小犬,可有想我?”来人一身黑色的风衣,右手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左手抱着球球形态的灵烨,低头看着灵烨,问到。狭长的丹凤眼中是少见的温柔,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好听至极。窝在来人温暖的怀抱中,灵烨安心地闭上了眼,头上的两根呆毛也安安分分地垂下。
“呵。”玄影似乎察觉到他放松的心情,一笑。抱着他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我是玄影抱灵烨回家的分割线…………………………
玄影查看着灵烨的伤势,皱了皱眉,蓝色的瞳中闪过几分怒意。自己就离开几天的功夫,他们就这样伤到了小犬…莫不是最近上界太闲了?等小犬好了,再好好给上界的神找点麻烦好了。
玄影拿出绵布,轻轻擦拭掉球球身上的血迹,让九命把自己珍藏许久的疗伤密药从仓库中取来,给球球伤口处上好了药。便要直接带球球去睡觉。
“主人,要不要我另外给他找张床?”九命竖瞳中带了几分柔和,内心却是:喔,好可爱的小狗狗~好想摸~毛一定很软~
“不用,他和我睡一起就可以了。”玄影开口,语气中带了几分宠溺。
“好吧,那主人晚安。”九命从善如流地应道。
“嗯。”玄影点了点头,关好门。将灵烨轻柔地放到床上,自己则换了套睡衣,躺到了他身旁。
“啪。”一声响将灯关上。
夜色渐深,灵烨身上的伤以可见的速度好转,白色的一团开始慢慢化为人形……
清晨,几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一裸体少男安心地睡在黑发青年身旁,青年眉头微皱。
玄影:我怎么觉得鼻子有点痒?
灵烨不知梦到了什么。伸手,抱住了身边的热源,蹭了蹭。
玄影忍不住痒意,睁开了眼,看着抱着自己的人,开口:“小犬?”
“唔…”灵烨睁开了眼,看着玄影呆了呆,随后松手。半撑起身子,在玄影脸上蜻蜓点水地一吻,金色的瞳中带着几分愉悦,声线清冷,“老公,早安。”
“喀啪—”玄影只觉得自己理智碎裂了,却是强忍着欲望,笑着道:“小犬这是跟谁学的话呢?”
“电视上的。”灵烨看着他,想了想,回答。
“那么,电视上还有说什么吗?”玄影在心中默默给凡小尘点了个赞,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你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嗯。”灵烨说着,揽住玄影的脖子,跨坐在他身上,在他耳畔柔声到,“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玄影不再控制自己,抱住灵烨,舍吻。趁他一愣,将人压到身下。
“唔…嗯…”
“嗯……啊……”
“哈…影……不要碰…”
“不要碰哪里?嗯?”
“唔…啊…就…就是那里…”
“呵…”玄影自认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愧,何况自己身下的还是自己放在心上的人,此时,看着他一脸情迷意乱与平常完全不同的神情,又怎么可能停下?
…………………河蟹…………………
直到下午,九命才看见自家主人带着一少年从房间走出。主人笑得一脸惬意,仿佛偷了腥的猫。少年则是皱着眉,隐约之间还揉了揉自己的腰。

捕获(清水)

                       捕获
这是一个普通的雨夜,街上行人来来往往,马路上的汽车也是络绎不绝。幽暗的灯光映照着昏沉的天色,平贴几分诡异。一处不起眼的小巷,一团白色的球球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却终是没有了力气,一次又一次的起来又跪下。它看上去和其它狗没什么区别,唯一的特点是头上树立的呆毛和黄金色的瞳孔,是灵烨。这次的他似乎受了重伤,但他并没有屈服。黄金色的瞳中带了几分挣扎,想再一次起身。却是被食物的香气所吸引,是个面包,灵烨立刻“嗷呜”一把扑了过去。吃了一半,才发现什么不对劲,抬头向面包所在的一头看了过去。是一只成年的拉布拉多犬,全身幽暗的毛发,威武,一双浅黑蓝色的瞳中不知是什么情绪,看着灵烨。没有一丝不耐烦和厌恶的感情,而是深沉中带着几分柔和,让灵烨心中一怔。这种感觉……似乎很熟悉……好像自己曾经见到过……可是,自己的记忆中却是没有任何印象因为饿也没有想太多,直接将剩下的面包也消灭。
影看着这样的灵烨,不由得轻微的叹了口气。看上去,他对过去已经不记得了啊,不然也不太可能这么容易相信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也没办法和他解释当时所为的原因。他无法忘记灵烨看到自己拿出杀神武器面对他的时候,那仿佛世界崩坏了的眼神。曾经璀璨,盛满了阳光与信任的眼睛在那一刻转为了灰色,昏暗与绝望,宛如一坛死水,了无生机。平静的面容也随之扭曲了一瞬。随后,是谴责和迷茫,“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是因为你才来到这个世上的,为什么?”他不记得自己怎么回答的了,却是觉得那样的灵烨,他不想再第二次见到。
灵烨吃完后准备起身,却是被拉布拉多犬携翻在地,痛得让他发出了几声细微的呻吟。拉布拉多犬的动作似乎停了一秒,随后开始认真地舔舐着他身上细微的伤口。
上一次,自己已经放你离开了,这一次,可是你自己主动找到我的。那我便不会再松手了。
“咕~”却是灵烨那里传来了声音。影略一思索,从旁边烧烤摊上衔下了三串肉丸,往灵烨那边推了推。
然而,似乎被摊主发现了 ,一大汉嚷嚷着什么朝这边走过来,拉布拉多似乎察觉到危险的逼近,立刻丢下两串肉丸,叼起白色球球就跑。直到没有了那人的骂声才停了下来,将白色的一团和一串肉丸放到了地上。示意灵烨快点吃。灵烨从上面叼下一个丸子,放到他面前。影看了他几秒将肉丸吃下。心中胜是欣慰,自己为他做的,他也会有所回报的吧。不过,帮了这么多忙,按人类的说法来,他应该要以身相许了呢。
灵烨见他吃完后,便也将剩下的丸子吃完。暮色渐浓,雨渐渐转停。灯火阑珊,阴暗又不起眼的角落里,两只缩成一团,相互依偎着,画面竟显得那么和谐。
次日清晨,灵烨再次醒来,发现拉布拉多犬已经离开了,他望着日出的方向,笑了。即使是最阴暗险恶的环境,只要与人为善,同舟共济地坚持过去就会迎来一个新的开始。自己怎么能轻易放弃呢,最起码,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不是吗?接下来,便去找影好了。

请问,你掉的是哪个正太呢?(emmmmm……有人说第一张像令狐伤小时候qwq)

我就问问,有多少同门师姐师妹师兄师弟截到过七秀的这个落地动作?我特么截图一下午才截图到这一张!还没有调出云象环境……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选择性失忆症ZERO:

2017叶修B萌应援: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恭喜叶修获得2017B萌国漫场燃王!
为期20天的比赛中,叶修出战六次,共【十次】打破记录!
吾王叶修!吾神叶修!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7.3海选第二天,叶修斩获62383票,打破国漫场海选最高票记录,18.21%得票率位列燃组种子第一位,打破国漫燃组海选得票率记录!同时创下国漫场海选最高真爱记录——11563!
7.14本战64进16,一举打破国漫场最高票数记录,获79557票!
7.16本战16进8,叶修凭借96.45%的超高得票率刷新记录!
7.19八强战8进4,叶修以91674的得票数再次刷新国漫场最高得票记录!
7.20八强战半决赛,叶修轻松刷新前一天由自己创造的最高得票记录,斩获了120119的超高得票数!
7.21最终的决赛,叶修强势开场,高达14550的第一波强势打破国漫初动记录!并以130532的得票数再次打破记录!!!!同时打破B萌最高的真爱票记录!!30408的真爱!!!叶神本神!!!!叶修本王!!!!
感谢叶修!感谢每一个为叶修应援的叶粉全职粉!有幸遇到你们!!!!!!!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