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歌自若

以身相许(耽美,影烨,《天章奇谭》同人)小破车

影x烨cp向同人(甜向,新人求轻喷qwq)
                                    -By笙歌自若
那是一天夜晚。雷雨交加,电闪雷鸣,除了城市中人们家里的点点灯光便也没了什么光亮,街上没有车辆,毕竟天气这么恶劣,出行的人少之又少。
在某个小巷中,形似白色球球的一团小小的生物趴在地上。鲜红的血染得地面微微泛红,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散发开来。灵烨费力地睁着眼,他知道自己这次受的是重伤,如果自己挺不过今天,恐怕就会死。只是,有点舍不得他…明明只是自己遇到的一个人类,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能带给自己安全感和依赖性。和对小尘的感觉完全不同呢…小尘是自己第一个见到的人类…自己对她的…可能真的是他说的雏鸟情节吧…那…自己对他…又是什么情感呢…
“找到你了~”带着几分戏谑,一个声音透过雨声,落到了灵烨耳边。一修长的手,将他从地上抱起,搂在胸前。灵烨看着眼前模糊不清的人:“是你啊。”开口,却是类似撒娇的呜咽:“呜~”
“小犬,可有想我?”来人一身黑色的风衣,右手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左手抱着球球形态的灵烨,低头看着灵烨,问到。狭长的丹凤眼中是少见的温柔,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好听至极。窝在来人温暖的怀抱中,灵烨安心地闭上了眼,头上的两根呆毛也安安分分地垂下。
“呵。”玄影似乎察觉到他放松的心情,一笑。抱着他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我是玄影抱灵烨回家的分割线…………………………
玄影查看着灵烨的伤势,皱了皱眉,蓝色的瞳中闪过几分怒意。自己就离开几天的功夫,他们就这样伤到了小犬…莫不是最近上界太闲了?等小犬好了,再好好给上界的神找点麻烦好了。
玄影拿出绵布,轻轻擦拭掉球球身上的血迹,让九命把自己珍藏许久的疗伤密药从仓库中取来,给球球伤口处上好了药。便要直接带球球去睡觉。
“主人,要不要我另外给他找张床?”九命竖瞳中带了几分柔和,内心却是:喔,好可爱的小狗狗~好想摸~毛一定很软~
“不用,他和我睡一起就可以了。”玄影开口,语气中带了几分宠溺。
“好吧,那主人晚安。”九命从善如流地应道。
“嗯。”玄影点了点头,关好门。将灵烨轻柔地放到床上,自己则换了套睡衣,躺到了他身旁。
“啪。”一声响将灯关上。
夜色渐深,灵烨身上的伤以可见的速度好转,白色的一团开始慢慢化为人形……
清晨,几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一裸体少男安心地睡在黑发青年身旁,青年眉头微皱。
玄影:我怎么觉得鼻子有点痒?
灵烨不知梦到了什么。伸手,抱住了身边的热源,蹭了蹭。
玄影忍不住痒意,睁开了眼,看着抱着自己的人,开口:“小犬?”
“唔…”灵烨睁开了眼,看着玄影呆了呆,随后松手。半撑起身子,在玄影脸上蜻蜓点水地一吻,金色的瞳中带着几分愉悦,声线清冷,“老公,早安。”
“喀啪—”玄影只觉得自己理智碎裂了,却是强忍着欲望,笑着道:“小犬这是跟谁学的话呢?”
“电视上的。”灵烨看着他,想了想,回答。
“那么,电视上还有说什么吗?”玄影在心中默默给凡小尘点了个赞,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你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嗯。”灵烨说着,揽住玄影的脖子,跨坐在他身上,在他耳畔柔声到,“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玄影不再控制自己,抱住灵烨,舍吻。趁他一愣,将人压到身下。
“唔…嗯…”
“嗯……啊……”
“哈…影……不要碰…”
“不要碰哪里?嗯?”
“唔…啊…就…就是那里…”
“呵…”玄影自认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愧,何况自己身下的还是自己放在心上的人,此时,看着他一脸情迷意乱与平常完全不同的神情,又怎么可能停下?
…………………河蟹…………………
直到下午,九命才看见自家主人带着一少年从房间走出。主人笑得一脸惬意,仿佛偷了腥的猫。少年则是皱着眉,隐约之间还揉了揉自己的腰。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