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歌自若

单灵道【二】

玄子阿墨_Mo:

ooc找我 感觉宋道长不能说话写的好累…羡羡和蓝二哥哥会怎么开始帮宋道长进行救星星历险记呢~

2
蓝忘机和魏无羡一路带着宋岚去了藏书阁。再次回到这里,这个熟悉的场景让蓝忘机有点尴尬的咳了一声,饶是不要脸于魏无羡脸皮也微微红了一层。可是接下来宋岚传给他们的话,让突然心不在焉的两人都郑重严肃了起来。

宋岚缓缓地将早就写于信纸上的要想告知的话和那册《铸魂术》拿了出来递给他们,魏无羡接了书随意的翻了翻几页,脸色却逐渐变得奇怪。蓝忘机读完信后默不作声传给了他,魏无羡看了几眼却少不得感到心惊肉跳。这书……原来……早在他之前,就有人修过鬼道,而且还那么厉害?可是这世间为何一点风声都未曾传出过?
宋岚给他们的信纸上这样写着:
吾于半个月前得一册书,其著书者已不可查,藏此书之地为一迷阵,书移阵毁,该地已尽数陷落在广袤山地之中,吾只可取书而遁走。此书名为《铸魂术》,方拿之时,吾道是修鬼道者雕虫小技,而究其书中内容吾以为晦涩难解未有可得。唯见后册【炼灵篇】稍能浅显易懂,但且观与举世流传之法皆是不同,吾甚疑之。
此下乃【炼灵篇】,吾摘其最主要部分誊写下来。

生魂出,欲有求者,寻其心魂,于极寒极冰处造聚灵洞同躯体一起放置召回。得其重聚。
生魂者,视为将死未死重伤者。死期于7日之内者。

死魂归,欲有求者,寻其该人此生情感最动荡之地,使驭鬼术以自身心血一半以及九成功力可换回7日相见。
死魂者,视为离世7日之人或久远者,离世时间愈长精力耗费愈大。

残魂炼,此乃炼灵最凶煞之法,欲有求者,
其一,需备天地灵气之精华灵药,此物极难寻出,非得真心人永不现世。
其二,炼魂,以自身体魄贯空而出炼为单灵体后方可割裂元神与魂身同残魂重铸相融。
其三,重铸过程凶险万分,稍有不慎则两者灰飞烟灭。重铸残魂者,必为此人生前至亲至爱之人,若非,则功力大减或重铸失败。
其四,重铸后,单灵体与炼灵者置于灵药处安养约一月。一月满,最终结果乃看造化,心至诚则灵。
残魂者,身陨心死之人,受外力而魂魄重创者。

吾神差鬼使下修习炼灵,然发现实对魂体有助,吾等凶煞之尸可用其篇中心法与躯体剥离,魂体可进冥空之境进行修炼,再入躯干之中竟可提升魂体与身躯契合,其必可辅魂魄安养。盖如此,应有助于星尘。

三日前,吾正修炼此心法于虚空之中,忽觉身边有魂魄异动,感知竟是锁灵囊中星尘残魂动荡不堪。吾恐魂碎,此番前来是万分恳求二位仙友助我炼魂星尘,还他重生。无论用尽何种办法。子琛莫不胜受恩感激。

半晌,魏蓝两人看过后相视许久无言。

他们仿佛看到了已经被逼上绝路的宋岚的背水一战。原本是一身傲骨的宋岚如今也终是沉不住气想要拼尽全力相救于昔日好友的魂魄,便寻上云深不知处来相求。

过了一阵子,魏无羡才艰难地咳了咳,脸色难看的开了口:“宋道长……这从未见过的书册上的心法你可确实信了?那江湖上并无此等炼灵传闻,若是著书者随意写出唬人的,你这不是……我想,救助晓星尘道长,实在不可强求。”魏无羡心里其实也是没底的,如果按照这本《铸魂术》上的说法,那他炼化出来的号称最强凶尸与常人无异的【鬼将军】温宁岂不真就是个半吊子。这感觉好像挺不能接受,毕竟他被叫【夷陵老祖】那么多年还真闻所未闻这劳什子炼灵又铸魂术。

不过看宋岚那个样子,只怕是就差屈膝求自己帮忙了,想他当年若不是因围剿乱葬岗自噬身死,以他的性子根本不会出现早先的义城那样的事。想到这儿,魏无羡真是脑瓜子都要痛死了,他本来也算是不该在属于这现世的人,谁知冥冥之中必有定数,莫玄羽献舍让他重生。再者又让他遇到这种类似的事,晓星尘又是与母亲同出抱山散人门下,他按辈分该叫师叔的人。

看着魏无羡好像纠结万分的脸,蓝忘机走过去轻轻碰了碰他的手,在他手心里捏了一下,便朝宋岚道:“宋前辈,我们能帮的,必会倾尽全力。”魏无羡想到蓝湛当初受戒鞭与禁闭之事,再出姑苏蓝氏后听到那明月清风 傲雪凌霜的两位道长的遭遇,想必也是感到痛心,由此来,魏无羡便释然了,管他什么炼灵铸魂的,老子是夷陵老祖,怕个屁。

听到最重承诺的含光君这样说,宋岚那双漆黑的眼睛好像突然清澈了起来,世人生前给他与星尘冠以 【傲雪凌霜】 【明月清风】 的雅号,他与星尘从未在意,可现在才发现,如果明月清风的温润不在,他身上心里的坚冰,根本一点都不会消融。

云深不知处的藏书阁可是四大仙门世家藏书最多,种类最丰富的。就算当时蓝家被烧,蓝曦臣也是携带了大量书籍转移,所以古书典籍一类的,应该保留了不少。那三人开始分工找起书来,按《铸魂术》里说的要想做到成功炼灵的首要前提就是得需找到聚集了天地精华的灵药,可这世间天大地大,若是像个没头苍蝇的乱转,怕是大家都作古了还没寻得出。

魏无羡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蓝忘机去禁书室取出的各类杂书中的那本东瀛秘曲集《乱魄抄》上,除了上次粗略翻过对比了金光瑶撕走的前后页曲子,其他的的确没仔细看过。方才宋岚给他的这本《铸魂术》的前篇,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符号,乍一看还以为是鬼画符,结果另有玄机,如果仔细找出这些符号中的排序,大致还是能看出这前篇的几页应该都是曲谱,至于是不是同一首,恐怕得靠他家含光君了,毕竟他不是专业懂音律的嘛。而他来找这本《乱魄抄》也是有原因的,既然是异谱志,这当然就不是他们这边人的东西,无论词调或者曲风,如果这么多年江湖上一直没有这方面的传闻,要么是哪位前辈意外身陨,空有一身绝世本领传授不出去,要么根本就不是大陆上这边的东西,倒是很有可能与海外的有关。

正这样想着,魏无羡伸出手去翻开了《乱魄抄》,仔仔细细努力辨认着两本书上的曲子有没有可能的相似性,宋岚那边似乎找到了什么,正直直地向他走过来。

评论

热度(26)

  1. Moo玄谨 转载了此文字
  2. 笙歌自若Moo玄谨 转载了此文字